陈氏大宗祠 www.csdzc.org 了解陈氏文化,陈氏族谱,陈氏家族,颍川陈氏,陈氏宗谱!

陈忠实——大气纵横白鹿原

陈氏名人 admin 47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如果50岁还写不出一部死后可以作枕头的书,这一辈子就白活了!”——一个生活在黄土地上的作家的誓言。
  若干年后,当他为《白鹿原》划上最后一个句号时,恰好是五十岁。

  如果要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长篇小说中选一部作品作为标志和高峰之作,陈忠实的《白鹿原》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这是一部大气磅礴的、颇具史诗品位的作品。它以白鹿原为近现代历史替嬗演变的舞台,以白鹿原上白、鹿两家三代人的各自命运发展和相互间的人生纠葛为主线,有声有色地叙述了一个令人震撼的生死悲欢故事。通过这个具有丰厚的史志意蕴的故事,小说深刻透视了凝结在关中农人身上的民族的生存追求和文化精神,而且演绎了“一个民族的秘史”(巴尔扎克语),将蕴藏在这部“秘史”之中的悲怆国史、隐秘心史和畸态性史揭示得痛快淋漓。

  《白鹿原》的面世,曾经在中国文坛造成不算太小的震撼。一边是畅销不衰,“洛阳纸贵”, 文学界评论界好评如潮;一边却是帽子、大棒加身,粗暴的封杀命令不绝于耳。然而,不管是帽子还是大棒,都始终无损《白鹿原》和陈忠实的一根毫毛,尘埃落定,陈忠实终于还是登上了 “炎黄杯”人民文学奖和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荣誉——茅盾文学奖的领奖台。

  对于文学,陈忠实曾有一段精彩的即兴发言:“从14岁写第一篇小说起至今己过去整整40年了。40年来,造成我人生历程中全部有幸与不幸的是文学……文学是个魔鬼,她能使人历经九死不改初衷而痴情矢志终生,她又确实是一个美丽而且神圣的魔鬼。”正是这个“美丽魔鬼”, 即使在生活最困苦的时候陈忠实也从未放弃过对她的追求。他创作了大量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出版了《陈忠实小说自选集》三卷,《陈忠实文集》五卷,作品多次获全国及各大刊物奖。其中《信任》获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渭北高原,关于一个人的记忆》获1990—1991年全国报告文学奖……他成为中国西部文坛代表作家之一。

  整整40年的农村生活经历,为陈忠实的文学创作根植了深厚的文化底蕴,提供了丰富的生动素材。

  1942年,陈忠实出生于西安东郊灞桥区西蒋村一个普通的农家。1962年高中毕业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高校招生指标锐减,一心想上大学的陈忠实只得回乡,做了几年村办小学语文教师。1968年末,陈忠实到西安灞桥区毛西公社写材料,从此开始了他长达10多年的“从政生涯”。到了1982年,已是灞桥区文化局副局长的陈忠实被调到陕西省作协,成为一名专业作家。

  写作《白鹿原》的起因,据作者自己说有两点:一是那种人将到50岁所产生的对生命的恐惧和悲凉感,使他要写一本死时能当枕头的书,以不愧对今生。二是想把自己对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历史和命运的思考和追问用艺术表现出来,把自己所感受到的历史的全部痛苦和欢乐书写出来。对于这样的大题材,只有长篇小说这种载体可以胜任。

  从1987年,陈忠实就先后到西安近郊的几个县城收集资料,从县志、县史中,他共摘抄了30多万字的资料,他看到辛亥革命、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这些中国现代历史进程中所发生的惊天动地的事件在各县的生动反映和具体投射,他的思绪在一次次的震动中变得更加深刻和沉重。这次的史料查找和寻访调查使他自身的生活经历得以延伸,他对历史的思考和洞察因之愈发明晰。

  1988年,陈忠实开始动笔写作《白鹿原》。他订了一个五年计划,并从容地安排好了一切:辞去兼任的灞桥区委副书记职务、为老母亲和子女料理好生活方面问题,然后和妻子回到西蒋村的故居。

  远离了现代社会的文明和喧嚣,他的心情变得沉静和从容。每天,他黎明即起,冲一杯酽茶,点一支雪茄,在小院里踱着步子,往往要花较长时间酝酿情绪才能渐渐进入书中的氛围,把先一天后晌从脑海中“赶走”的小说人物再呼唤“回来”,然后,伏在案前,调动思绪,平静甚至冷静地在稿纸上再一次开始。

  写作是艰苦的,其中的孤独寂寞更非人人晓得。靠着冬天一只火炉,夏天一盆凉水,他在老家小屋的小圆桌上爬行了四年,用自己最艰辛最诚实的劳动,敛声息气地营造他的“枕头工程”。四年辛苦不寻常,当1992年1月29日,他给自己的长篇巨作划上了最后一个句号时,忍不住热泪盈眶。3月,他把《白鹿原》的稿子交给了北京《当代》杂志社前来取稿的编辑,百感交集中,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我连生命都交给你们了。”这句想说而未说出的话,很可表明他视文学为生命的真实心态。

  《白鹿原》问世后一版再版,已在全国发行了66万册(包括选入文集、自选集的版本),并被译为日、韩文出版和印成繁体汉字竖排版在港、台地区发行。此外,在《亚洲周刊》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作家联合评选的“20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中,它也榜上有名,被列名第38位。

  中外文学界高度赞扬陈忠实的成就,认为:“《白鹿原》凭其恢弘的规模,严谨的结构,深邃的思想,真实的力量和精细的人物刻画,成了当代小说林中有永久艺术魅力的作品”;“《白鹿原》在以时间为经,事件为纬的结构框架中,始终以人物为叙述中心,事件讲求情节化,人物讲求性格化,叙述讲求故事化,而这一切都服从和服务于可读性,有关的历史感、文化味、哲理性,都含而不露地化合在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之中,比较好地打通了雅与俗的已有界限。一部作品内蕴厚重、深邃而又如此好读和耐读,这在当代长篇小说中亦不多见”;“《白鹿原》把陈忠实的个人创作提高到了一个新的艺术层次,也把当代长篇小说的现实主义创作推进到了一个新的时代高度。”

  陈忠实,这个生活在曾经产生过周秦汉唐文化辉煌的黄土地上的作家,他的创作道路再一次证明了一个朴素的真理:文学创作是一项检验诚实的劳动,它不仅要付出作家的全部真诚和生命,而且要对历史和人民负责,经得起时空跨越的考验。



摘自《世界华人名人录》第六期
http://www.whoswhochinese.com/wsw06/chenzhongshi.htm


www.csdzc.org[陈氏大宗祠]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忠实——大气纵横白鹿原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