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大宗祠 www.csdzc.org 了解陈氏文化,陈氏族谱,陈氏家族,颍川陈氏,陈氏宗谱!

蔡元培的《会稽车家浦陈氏宗谱序》 马元泉

陈氏源流 admin 625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史话

《会稽车家浦陈氏宗谱》修纂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笔者有幸见到此家谱的三篇序言。陈氏内亲山阴何素璞在序一中说,陈氏系绍兴望族,其远祖是胡公满;传至宋代,参军履泰公随高宗南渡,安家于上虞;至安逵公时迁至会稽云门;元代闰二公时,再迁至会稽车家浦(今属上虞道墟镇),环海而居,为车家浦始祖。金陵(今南京)陶道开又在序二中说:陈氏始于周初所封之陈国,以国为姓,历代出了不少公卿大夫,六朝时为帝王(即南朝陈的陈武帝至陈后主)。车家浦陈氏自闰二公至修谱时,已延续600多年。最有价值的,当数蔡元培于当年四月撰写的序三。现将此序全文抄录于后(标点与分段系笔者所为):

会稽车家浦陈氏,自其始祖闰二公以来传世二十余,继继绳绳,蔚为巨族。其间才智辈出,至二十世纪有曰宰埏字秉衡者,尤优异。既尽瘁于地方共益,称一乡之善士,复以余力整顿族务,以为敬宗明统,莫过于修谱。于是续旧增新,传信决疑,体例大备,事未蒇(ch n,完成)而秉衡君卒。其弟宰鸿、宰廷者继之,联合族人,竭其心虑,寒暑屡更,始克成书。能者之劳,合族之光矣。

夫谱系之学,盛于魏晋。世族寒门,判若鸿沟,历官通姻,惟谱是稽。是时之谱,殆无意义。其后风气渐殊,而谱不废。至于宋代,欧苏二家改善体例,利用谱系为敬宗睦族之书。于是谱之道尊而其用亦广。其中人口备书,贤能毕录,非但亲亲(亲其当亲之人),抑且尊贤。积众姓之谱,可以考见民族盛衰,风尚迁变。自无意义而变为有价值,斯则宗谱进步之征,而修纂宗谱所以至今仍为急务也。

陈氏受姓甚早,派衍甚繁,著名之人历来甚众。其种族优美适于生存,可以概见。车家浦一支,亦播誉于会稽,如秉衡兄弟者,行宜卓卓。现所撰宗谱,深合敬宗、睦族、亲亲、尊贤之旨。信乎其人,足传其书,足贵学者。考览所及,将有取于是也夫。

蔡元培的这篇序,分为三段。第一段概述车家浦陈氏宗谱,是20世孙宰埏及其两位弟弟联合族人,续旧增新、竭其心虑、历时数年完成的。据载:陈宰埏(1876-1927),字秉衡,绍兴会稽人。光绪二十六年(1900)在绍兴城内开设泰源钱庄,在本村创办信成学校。凡地方义举,皆尽力为之。民国后,举为县参议员、省议员。九年(1920)被推为商会会长,苦会场湫隘,集议改建,规模宏大,众商称便。蔡元培与宰埏相友好,可推见此序系应陈氏兄弟邀约而作,序中称赞陈氏兄弟之言,并非溢美之词。第二段写修谱的意义。先说魏晋时期,谱学兴盛,朝廷选拔官吏,必纳谱牒为世族(士族)者,寒门(庶族)与之无缘,通姻也须查宗谱门当户对者,谱学成为地方官僚保持门阀的工具,“殆无意义”。宋代欧阳修和苏轼,改善体例后,宗谱成为敬宗睦族之书,值得推广了。蔡元培特别强调“(宗谱)其中人口备书,贤能毕录,非但亲亲,抑且尊贤。积众姓之谱,可以考见民族盛衰,风尚迁变。……而修纂宗谱所以至今仍为急务也。”这一真知灼见,对于今日我们搜集与研究宗谱,修纂族谱仍有指导意义。第三段对宰埏兄弟所修纂之车家浦宗谱加以肯定与赞扬。

蔡元培的这篇序言言简意赅,词切旨远,对今人研究谱学、修谱和了解陈氏历史等等,均有参考价值。

(原标题:蔡元培的《会稽车家浦陈氏宗谱序》 马元泉)


www.csdzc.org[陈氏大宗祠]转载请注明出处
蔡元培的《会稽车家浦陈氏宗谱序》 马元泉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