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大宗祠 www.csdzc.org 了解陈氏文化,陈氏族谱,陈氏家族,颍川陈氏,陈氏宗谱!

三临贡川谒祖

宗祠资料 admin 85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我知道,并倾慕声名远播四面八方的贡川陈氏大宗祠,还是在孩提时候。尽管当时,幼小的心灵还装不下始祖、渊源、宗亲等等概念,但从父母亲及乡中老辈人,每每绘声绘色的虔诚里,知道我的祖上源于呱口(贡川的别称)。并听说了那里不仅建有风格古老的陈氏大宗祠,还有双龙戏珠,曾一度出过九子十科名的风水宝地,以及被心虚的封建帝王用案前的红朱笔狠心地一贯,以至后来坟前河山改貌,只余三个弯的九曲连环水等等。虽说不乏迷信的色彩,但听得我神乎其神。常仰头望天,眨巴看眼睛胡想:呱口在哪个方向呢?如果能从村口那棵高高的松树顶上直飞过去能到吗?或者,沿着村前这条溪水流去,能与九曲连环水融汇吗?大人说,走去需一两天功夫,长两只翅膀象鸟儿一样飞去呢?总之,联翩的浮想后,仍是一片茫然。

  终于有幸瞻仰心灵中久慕的陈氏大宗祠是二十多年前的夏天。

  那时交通不便,更因吃惯了皇粮,心态与炎热的季节相背的,呆板的班车司机中途不搭客,我孤身一人游览了倘未开发管理的桃源洞后,只好踏着冒烟的柏油路步行几十里赶赴心中向往的贡川。

  当我大汗淋漓,又饥渴又乏力之际,原以为,一到宗祠,既可仰脖先灌一肚凉茶。可谁知,频频向老者探问一路寻去,终于立在我面前的宗祠,大门紧锁,杳无声息。或许是门前的板壁上刷了“农业学大寨”等标语的缘故吧,感觉中,宗祠与乡间普通的民居相差无已。环顾四周,除几只被我惊吓的黄雀,在门前废弃的屋基改成的晒谷坪中飞起,泊在屋檐下阴凉的木椽上,向我瞪着疑惑的眼睛,啁啾着:试问客从何处来之外,除我,唯一会动的既是我自己脚下徘徊的人影。空荡荡的宗祠凉荒、静寂。我的,一腔火热的心肠也随之冰凉!

  门外如此,祠堂内呢?从门缝中侧头努力窥去,除杂乱堆着打谷机、晒谷席、箩筐等杂物外,祠堂的大厅里没有我想象中的牌匾,也没有放香炉的供桌,唯一留有的文化痕迹,即是白灰剥落的粉墙上,可能是用黑木炭歪歪斜斜涂写的打油诗。

  很显然,宗祠已在文革中被用着生产队的库房。
凉茶无得灌,愈益干渴,甚至连躺下纳凉舒动肋骨的地方也没有了,更别说,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上一束心香。沮丧的我,只有立正於大门外,弓身作揖后,长叹而旋身离去。
  ……
  人世沧桑,河山巨变。正如陈氏祖坟之一,双龙戏珠宝地前那条曾经被山洪冲直的河道,在漫长的岁月中,又渐渐弯曲连环多姿一样,已历经近四百年风吹雨刷,险被遗忘,甚至几近圯毁的陈氏大宗祠,在众宗亲慎终追远的崇敬中,纷纷捐资出力得以修茸,又得以重展雄姿。

  去年农历八月初十的秋祭庆典时,我第二次重到贡川,坐落在贡川镇巫峡村的陈氏大宗祠已今非昔比,焕然一新。展现在我面前的是飞檐翘角巍峨的歇山式门楼:是雕镂流金的神龛和密密匝匝的牌匾;是一对对黑底金字肃穆庄重的楹联:是来自四面八方喜笑颜开熙熙攘攘的人群,是震彻云天沸腾整个宗祠的炮杖。

  整个祭祖庆典,与明朗的天空和艳阳一样,到处是庆重和热烈,到处是生气和活力。
……
  各方裔孙踊跃前往宗祠祭祀的心情热烈而专一,既是瓢泼的瀑雨也阻不住远近裔孙聚汇一堂的脚步。

  今年农历二月初十的春祭日,当我随故乡激动的众宗亲,包一部中巴车,穿过倾盆而下的雨帘第三次抵达贡川陈氏大宗祠时,又增添了宗族历史人物典故壁画、牌匾、楹联等新内容的宗祠追远堂中,早已是人头攒动,红烛高烧,香烟弥漫,喜气融融。

  全猪全羊,以传统方式进行的祭祀热烈而隆重。中午在追远堂中几十桌排开的祭宴猜拳行令、高潮迭起。宗祠理事陈辉川老前辈激动地告诉我,昨天,光大田一县即来了五六十位宗亲。侨居海外,以及漳平、德化等地有事耽误不能前来的宗亲还特意发来贺信,寄来颂扬宗祠的诗歌词赋,足见遍及海内外各地的宗亲对宗祠,对始祖的追思和崇尚。

  在宴后热烈的气氛中,理事会还告诉大家,已委托永安市设计院的同志设计,在追远堂右侧的空地上,按左厢房的格局,以地区、县为单位集资建右厢房,以利今后远地宗亲来谒祖时安歇和树立千百年来分赴各地开基始祖的牌位之用。以及拟设立有功德成就宗亲的长生牌等设施,为大宗祠的明天,绘制了崭新的蓝图。

  此时,不知怎得,我老忆起第一次来谒祖时与雀为伍的情景来。拟今抚昔,真正慷慨良多!我想,作为一种积淀在人们心灵深处的深邃文化,是任何力量也摧毁不了的。陈氏大宗祠的衰盛就是最好的例证。我相信,有喜於弘扬民族文化的众宗亲的努力,陈氏大宗祠的明天会更好,更辉煌!


摘自《三明侨报》98.3.31


www.csdzc.org[陈氏大宗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三临贡川谒祖
喜欢 (2)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